內容來自sohu新聞

《瑯琊榜》熱播背後的 “內地TVB”

制片人侯鴻亮2011年看完原版小說後,直接飛往成都找到作者海宴,順利拿下小說的影視版權,有一種說法是“在當年算是天價”

湯唯、劉亦菲都被長腿歐巴牽走瞭,不知道“胡歌們”這次“出海”能否受到韓國一線女星的垂青。

10月19日開始,熱播劇《瑯琊榜》在韓國中華TV電視臺播出,胡歌、王凱、黃維德、陳龍、靳東、吳磊眾明星將這把“火”燒到瞭韓國。除此之外,新加坡、馬來西亞及中國臺灣、香港等國傢和地區也將陸續播出《瑯琊榜》。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瞭解到,《瑯琊榜》在電視臺、互聯網以及海外的版權收益總和,已讓出品方收回瞭1.1億元的投資成本,未來的版權銷售還將在遊戲等方面持續發酵。

“這個都不著急,我們會繼續做這個品牌,比如第二部雖然是全新故事,但也會是瑯琊榜的一個品牌延續。”《瑯琊榜》制片人、東陽正午陽光影視有限公司董事長侯鴻亮近日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為何“遲到”半年

侯鴻亮並沒有想到《瑯琊榜》會熱播,因為該劇誕生後並沒有天時地利的優勢。最核心的問題涉及兩點:一是新政“一劇兩星”;二是“古裝劇配額”政策。

2014年4月15日,國傢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下稱“總局”)召開2014年全國電視劇播出工作會議時宣佈,自2015年1月1日開始,總局將對衛視綜合頻道黃金時段電視劇播出方式進行調整。具體內容包括:同一部電視劇每晚黃金時段聯播的綜合頻道不得超過兩傢,同一部電視劇在衛視綜合頻道每晚黃金時段播出不得超過兩集。

新政最直接的影響就是“一劇四星”變為瞭“一劇兩星”,一部電視劇黃金時段最多隻能在兩傢衛視播出。於是,衛視選擇壓縮購劇成本,減少購劇數量,將精力轉投綜藝節目。這樣一來,電視劇的版權收益勢必會受影響。

當時,作為山東影視制作有限公司(下稱“山影制作”)重點項目的《瑯琊榜》剛開機兩個月,最關鍵的是該劇最初的目標是四星聯播。而且,雖然制作方用盡心力趕在新政實施前播出,卻又受制於“古裝劇配額”政策。

2013年,總局針對古裝劇升溫蔓延的趨勢下發“限古令”,明文規定衛視綜合頻道黃金時段年度播出古裝劇的總集數,不得超過當年該衛視黃金時段所有播出劇目總集數的15%。

每傢衛視一周黃金時段(19:30~22:00)正常播出的電視劇集數為19集(湖南衛視為17集),一年粗略統計下來,單傢衛視黃金時段所播放的電視劇數量最多約為988集。按古裝劇數量不得超過總數的15%來計算,單傢衛視黃金時段播出古裝電視劇的數量約為148集。

在“一劇兩星”新政下,單傢衛視黃金檔最多“消化”110集古裝劇。這就意味著,以一部50集的古裝劇標準來量化的話,單傢衛視每定存利率信貸年息借貸增貸轉貸年黃金時段能消化的古裝劇數量隻有2部多一點而已。

不能在一線衛視播出,又不願意將劇集賤賣給二三線衛視,於是,部分制作古裝劇的公司將目光轉向央視(央視一套和電視劇頻道不受古裝劇配額限制)。

圈內人士普遍認為,雖然在央視播古裝劇一般很難收回成本,但相比二三線衛視,同樣是賠錢,至少還能賺點“吆喝”。

“不過我們很有信心,關鍵就是能夠播出,隻要播出,就會有口碑的傳播,就會成功。”侯鴻亮表示。

結局是,《瑯琊榜》的發行推遲瞭半年。

單賣網絡版權就拿到高價

對於《瑯琊榜》的成功,出品方始終是有信心的。“這份信心還是源於內容的生產,這是最重要的。”山影制作副總經理吳雪松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信心首先來自金牌的制作團隊。

《瑯琊榜》的制作團隊是在業界有著“良心劇”之稱的“鐵三角”,主要制作人員有侯鴻亮、孔笙、李雪等,由於基本上都是男性,該團隊成瞭網友們口中的“兄弟幫”、“直男癌團隊”,甚至因為他們幾部作品中都用瞭同一批演員,也被網友戲稱為“內地TVB”。

侯鴻亮、孔笙、李雪都在不同場合強調過審美觀對於一部作品的重要性,“是非觀可以在生活中教育,但是孩子的審美觀卻要受到社會方方面面的影響,如果影視作品連基本的審美觀都沒有,這對孩子的影響才是可怕的。”

大傢熟知的《闖關東》、《生死線》、《鋼鐵年代》、《北平無戰事》、《偽裝者》等精品劇全出自該團隊。

而與他們之前的“主旋律”作品相較,《瑯琊榜》獨特之處源於改編自一部網絡小說。

2007年,《瑯琊榜》在起點中文網連載,持續數月居點擊榜首。實體書面世後依舊銷售火爆、好評如潮,更在豆瓣讀書獲得9.1的高分,被網友稱為架空歷史網絡小說代表作。

2011年左右,山影制作的策劃將小說交給瞭侯鴻亮,希望他能夠看一看。

“不眠不休讀完《瑯琊榜》後,我才發現自己被久違的愉悅感包裹,在層層推進、驚心動魄的情節裡情緒一直湧動著、激蕩著。”侯鴻亮在《瑯琊榜》再版序言中寫下自己的閱讀感受。

小說講述瞭“麒麟才子”梅長蘇才冠絕倫、以病弱之軀撥開重重迷霧、智博奸佞,為昭雪多年冤案、扶持新君所進行的一系列鬥爭。

在侯鴻亮眼中,《瑯琊榜》也是一部“主旋律”作品,雖然帶著“網絡文學”“架空歷史”“權謀復仇”的標簽,但關乎兄弟之情、傢國情懷、正邪抉擇,《瑯琊榜》同樣傳遞瞭正確的價值觀,“我所理解的主旋律,不僅在於題材上是否足夠鮮明,更在於表達上是否具備深度和廣度,能否體現時代關懷、人生思考,能否催發觀眾向上的情感和精神。”

看完小說後,侯鴻亮直接飛往成都找到作者海宴,順利拿下小說的影視版權。至於費用,有一種說法是“在當年算是天價”。

事實上,2011年,從《後宮甄嬛傳》在影視圈裡大火開始,購買網絡小說已在影視公司裡逐漸成為潮流,網絡小說版權在信用卡剛核准申請信貸婉拒2013年的價格約為100萬元左右。

《瑯琊榜》整個劇本創作從2012年10月中開始,2013年4月完成全部初稿,之後配合劇組籌備的情況進行瞭一些修訂。編劇海宴表示,相對原著,電視劇的還原度在80%以上。2013年,電視劇項目正式啟動,投資約為1.1億元。

2014年6月7日,《瑯琊榜》殺青,兩個月後的北京電視節上,片花出爐,精良的制作使其發行並未成為問題,單是網絡版權銷售就拿到高價,有一種說法是8000萬元左右;2014年10月15日,《瑯琊榜》亮相戛納電視節,海外版權迅速售出,同樣也是高價(坊間的說法是有幾千萬元);今年5月20日,《瑯琊榜》播出檔期塵埃落定,於9月19日登陸北京、東方兩大衛視“雙星”聯播。

雖然目前網上傳播的《瑯琊榜》平均每集銷售600萬元的說法有些誇張,但本報記者瞭解到,電視臺版權銷售總體不錯,依舊是收益的主要來源。與此同時,網絡版權的銷售價格甚至高於“一星”的價格,再加之海外版權收益,《瑯琊榜》已經收回瞭成本。

能打動人心的成功IP

在書粉、明星效應、網絡播出熱度的整體拉動下,《瑯琊榜》收視率低開高走。尤其在“十一”小長假之後,因“自發型”粉絲們的口碑效應顯現,其制作精良讓很多既不是書粉又不是胡歌粉絲的觀眾眼前一亮,刷爆朋友圈。

有網友則稱該劇禮儀指導讓“古人”第一次穿對瞭衣服、用對瞭拱手禮,大氣的特效制作讓瑯琊閣的機關再現,一場雨景拍出瞭電影的油畫效果......

收視與網絡點擊高漲之下,掌上縱橫、愛奇藝、樂元素聯合發行古裝RPG手遊《瑯琊榜》借勢而上,9月25日全網首發後同樣取得驚人成績,上線三日雙平臺下載量已破百萬。於是,“瑯琊榜”被圈內人士稱為又一個成功的“IP”。

“這也是我們最初做這部劇的一個初衷,就是希望能夠形成'影視品牌'效應,隻是當初還不流行'IP'的提法,兩者根本上是一回事,就是打造成功的品牌,通過授權獲得更多收益,好萊塢70%的收入來自除票房以外的版權銷售給瞭我們很大啟發,雖然我們的市場化、版權保護等方面還有一定差距,但要做到這點,首先還是要保證作品質量是優秀的。”侯鴻亮表示。

2011年,網絡小說開始在熒屏全面開花,《裸婚時代》、《步步驚心》、《傾世皇妃》等都改編自熱門網絡小說。從某種角度而言,擁有受眾基礎的作品都是成功的“IP”,也就降低瞭制作與發行的風土信貸台南將軍土信貸險。

2014年,網絡小說版權逐漸演化出“IP”的概念,成為包含著作權、專利權、商標權三個組成部分的知識產權,並成為各大影視公司和遊戲行業爭奪的對象。

制作《瑯琊榜》的經歷也給侯鴻亮團隊帶來新思路。《瑯琊榜》拍攝完成後,侯鴻亮、李雪相繼離開瞭他們工作20多年的山影制作(當時已啟動上市計劃),最初提及辭職,他們的內心也很復雜,一方面是歲月痕跡與深厚情誼,一方面是創業後也會面臨重重困難,但侯鴻亮還是決定辭去山影制作總經理一職,專註於電視劇的創新。

今年5月,孔笙監制、侯鴻亮制片的網絡劇《他來瞭,請閉眼》開機,該劇也改編自網絡人氣小說。“目前,我們手上的網絡人氣小說並不多,並非所有的網絡人氣小說都可以成功改編為影視劇,一個IP是否有價值,還是要回歸創作本體——小說的人物和故事能否打動人心,這個IP可以生於遊戲,也可以生於網絡小說。”侯鴻亮說。



(責任編輯:UF020)

新聞來源http://business.sohu.com/20151023/n423948068.shtml

全站熱搜

locomotivewxtj3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